企鹅号488320840一起来玩嘛!!!

【恋与】被自己亲弟弟撩了?!

元宵节快乐呀大家w卡在今天最后发是不是有点不厚道)
内含李泽言/白起/许墨❛‿˂̵✧
洛洛的写不完了……)
白起的梗源于网络!!!【高亮】
偷偷的:( p′︵‵。)父辈聚餐真无聊
姐弟!!姐弟!!姐弟!!【高亮】
ooc我已经不想(其实是没办法)管了( p′︵‵。)

【李泽言x你】
年十五,小团圆。本来你和李泽言商量好在家自己包元宵吃,却被父亲的一通电话强行给拉到了饭店。
“六点半的时候我去接你们,记得换好衣服!”父亲原话是这么说的。
塞上母亲特意给你准备的礼服,一边回忆悦悦之前教给自己的妆容,一边潦潦草草的给自己上妆。直到李泽言在你门口第三次催你的时候你才勉勉强强打扮好自己。
"怎么样,你姐我好看不?"你走到李泽言身边,接过李泽言手里的领带帮他系上。"你也老大不小了,以后自己学着打领带,别老让我给你系。你看看,你都快比我高了。"
说完后,你怕他不信,还抽出手比量了一下,"都到我眉毛了……"
你没来由的有些失落和委屈。明明几年前还是每次害怕都会躲到你身后的奶包子,一转眼连个头都快跟自己相当了。你愤愤的将他的领带系的更紧了点。
“嘶,”李泽言微微仰着头让你系领带,被你突然这么一勒,疼的抽了口气,“谋杀亲弟?”
你只好又给他松了松,顺便狡辩到,“胡扯,我这是害怕哪个小女生给你解了,系紧点让你防身,不服?”
你听见他的浅笑声。
刚入青春期的男孩子声音都这么好听的吗,连笑都这么富有磁性。你拍了拍有些红晕的脸颊,“走了走了,父亲还在楼下等。”
又是一声浅笑。
李泽言咱有话好好说别突然开腔可好?自己人都撩也太不厚道了吧。你装模作样的瞪了他一眼,走到玄关处换掉自己的鞋。
他立马就跟了过来,趁你弯腰换鞋时轻声说了一句,“好看。”
……就因为这两个字,你从出家门一直脸红到现在。
啊喂你怎么像个怪阿姨一样啊!你皱着眉看向车窗外,飞一般闪过的霓虹灯让你莫名的心慌,你这个时候应该和李泽言在厨房包元宵啊,难得李泽言有空在家,不用去公司学习,还想好好和李泽言好好的在家待一天呢!
出来吃什么鸿门宴啊!想到这,你赌气般的扭过头,把自己使劲往车座最后塞,悬空的双腿荡来荡去,一切都在传递着“你现在心情很不好”的信息。
“怎么了?”李泽言放下手头的文件夹,那里面是父亲让他学习的账单。“吃不到你做的元宵了。”你把头埋在围巾里,闷闷出声。“没事,回来给你做。”他换了个坐姿,改成用手撑着头,看向你。
“应该要吃到很晚吧……果然这种聚餐真的不想来,唉。”你叹了口气,眉头皱的更深了。
“别皱眉。”
“……?”
他轻咳了一声。“……难看。”
“靠,”你瞬间炸了毛,“你……你走之前还说好看的!”
他似乎很喜欢看见你鼓起的脸颊。
过了一会便到了饭店门口,李泽言先下了车,然后将你扶了出来。倒不是你身娇体弱,只是今天母亲给你准备的高跟鞋,对你来说完全不在可控范围之内,你只好偷偷的跟李泽言提了这么一个不情之请——让他扶着你走。
刚开始李泽言当你这是开了个玩笑,但看到你双腿发抖时,还是一脸无奈的走到你身边扶着你,“白痴。”
“你胆肥了啊敢跟你姐这么说话……啊别别别大爷别把手抽走!!!”
——「诶,你今儿个咋这么好,怎么舍得把盘子里最后一个翅中留给我?……顺便夹给我的?扶我也是顺便?……诶诶诶你傲娇归傲娇,还打我?那今天咱俩一块睡成不?……是是是,和你一块睡是我的荣幸,……你再骂句白痴试试?!」

【白起x你】
    今天的你有些尴尬,跟白起逛街买东西的时候碰到了自己的前男友,而且前男友身边靠着一个女孩,瞎子才看不出来他俩在一起了。
一首凉凉送给我自己。你心里的小人流下了宽面条泪,人家都有女朋友了,自己却还单着,这要是碰见了得多难堪!你二话不说就招呼着白起原路返回,"诶呀白起我觉得吧之前那个项链我还想看看,不如咱回……"
白起没看你,而是皱着眉看着在前面的男人,"没记错的话,你前男友。"
……你能不能用下疑问句,给我这个姐姐留点面子?你抓狂的这么想着,却诚实的点了点头,"是……前男友,你看人家都有新欢了,我过去凑热闹不合适……"
"有什么不合适的,"白起不由分说的推着你继续往前走。也许是动静闹得有些大,前男友突然转过身来,和你四目相对。
???
这是什么最新送命题吗。你转头去找刚才在你身后的白起,却意外的没看到他的身影。你暗自后悔没阻止白起这个直男行为,并飞快的再脑内搜索对策。
不过这题好像超纲了?你东张西望了两眼后发现目光放哪儿都不合适,只好又尴尬的跟他大眼瞪小眼。
好巧不巧,他女朋友也转过头来了,两人盯着你还在小声交流。
你给他们扯出一个cnm的笑容。
"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"白起又突然和变戏法似的出现在你身后,亲昵的揽住你的肩膀,还往你手里塞了杯热奶茶,"你手冰,抱着暖和下。"
你很懵的看着白起,只听见他继续说道,"咳……作为你男朋友,我怎么也得有所表现吧?"
你更懵了。
他看着你,不动声色的往你前男友的方向暗示了一眼,你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。
难怪他刚才说话这么大声。
"你真好!"你笑着说,顺便亲了白起脸颊一口,"我们去看电影吧!"
"好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"白起勾起嘴角,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,浅栗色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宠溺。
这小子什么时候比我高的,还高这么多。你咬着奶茶的吸管,一边漫不经心的想着,一边和他有说有笑的从你前男友身边经过。
这种莫名的,将别人踩在脚下的感觉好爽啊(雾)。
「你好幼稚啊还配合我演戏……嗯,等下可以考虑请你吃顿大餐。」

【许墨x你】
今天是正月十五,按理说家里是要放鞭炮的。
你不情不愿的跟在许墨后面。你是真的很害怕那种大挂鞭,噼里啪啦的声音是你最承受不住的,心脏就像也随着鞭炮爆炸了一样,火光冲天,声音大的让你认为会聋。
你想着接下来发生的可怕的种种,更是迈不动腿,干脆站在楼梯上不走了。
"嗯?"许墨听到后面没有了你的脚步声,疑惑的回头,看见你一脸"我不想去"的模样,不禁笑出了声。
"你还笑?"你吹胡子瞪眼的看着他,还是一步都不愿迈出去。"好啦,"他站在下个楼梯口,自下而上的看着你,"你如果害怕,就躲在我身后。"
你可能是第一个要躲在弟弟身后的姐姐吧。你欲哭无泪,许墨近几年就像吃了什么激素一样,长得奇快,一转眼已经比你高出半个头,被陌生人认成哥哥和妹妹的情况已经屡见不鲜了。
你不仅不想下楼,还想上楼回卧室。像是看透了你的想法,许墨再次出声,"大挂鞭放完了,还有烟花可以看。"
哇哦!你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。
"烟花放完了,我还给你买了些小礼物,我们可以一起玩。"
哇哦!!你觉得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双腿了,任凭它自己跑到许墨面前,任凭两手抱住许墨。"……才没有很想跟你玩呢。"
"是、是~"许墨牵着你的一只手,带你下了楼。
"……要开始了么?"你紧张的咽了口唾沫,两只手已经在耳旁就绪,随时都可以堵住耳朵。突然自己被扯到一个怀里,脸结结实实的撞上了那人的胸膛。
许墨?
你还没来得及嗔怪他,突然在附近炸开的鞭炮声让你下意识的一抖,本想远离许墨的身体现在却不停的往他怀里钻。
你感觉到另一双手轻轻拢住你的双手,两只手的隔音感觉果然不一般,鞭炮声小了很多,你也不自觉的放松下来。
长长的大挂鞭终于放完了,这给你的感觉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。趁大人们还在收拾,你偷偷跟母亲要了根香,兴冲冲的跑来拿给许墨。
"这是……?"许墨有些不解。"放烟花呀!你我说好的!"你笑意盈盈的把香递给他,又指了指角落的那几个正方体盒子。
"你不怕了?"许墨也笑着问我。
"不怕了不怕了,不还有你吗~"
「哇塞还有烟花棒!!和萤火灯!!许墨你是天使吧!!……诶?好吧,看你今天这么好的份上,那就一起睡吧。」

评论(1)
热度(92)

© 且华 | Powered by LOFTER